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st do it.

zl

 
 
 

日志

 
 

[行]在北京-第23天  

2013-08-05 23:55:44|  分类: 青年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隔许久,终于在一个既有时间又有网络的时候上来写写近况了。
          原谅我水水的摄影技术吧!

   
 
在北京-第23天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夜晚的王府井大街)
 
       慢慢地,就这么的习惯了每天挤地铁公交加走路的上下班路程,也习惯了早上7点起,晚上12点睡的作息规律。的确,住在遥远的昌平,能够有个极端规律的生活作息。看到过帝都艳阳高照的蓝天,也看过电闪雷鸣暴雨天时的帝都天空,还有能见度极低雾蒙蒙的天空。便慢慢不再发出那样的感慨,“啊,北京是这样的啊。”似乎一切就像台风发生在厦门一样,觉得再正常不过了。自己现在讲话都不自觉的带有儿话音。
       最近没少尝帝都的食物,驴打滚、春卷、冰糖葫芦、大碗茶、杂酱面、火烧、莜面窝窝、栗子糕、爆肚… …吃得肚子圆滚滚的,真是满足。(食物的照片是有的,但是不想贴上来馋人了= =)
       最近除了继续一周5天的studio实习,空余时间也没少去些地方:王府井、前门、天安门、箭门、孔庙、国子监、妙应寺(白塔寺)、央美、798艺术区、鬼街、cctv大楼、望京SOHO、国家博物馆、国家美术馆、鸟巢、长城,还有许多许多的胡同。实在羡慕胡同里的生活,其实老北京还是很热情,也很亲切的!
       最近也看了相当多的展览。不夸张的说,对于展览,在北京一天看的量,就能抵得过我一年在厦门看的量。的确像老师说的那样,北京信息量大得多,也和国际接轨更近,交流更频繁。真是太棒了!我和大兴都在感慨,也羡慕能在帝都学习建筑的人,能够有那么丰富的资源,有那么多的机会接触和接受正面主动的熏陶。我总觉得没看够呢!也切记,贪多嚼不烂。想起一句话:“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会以为这就是世界。”来自《天堂电影院》。
       最近区ume看了《环太平洋》,见了刚从美国游学归来的哲超,这些统统不在计划内的事情,也都这么发生了。日子过的,不见得真的是千篇一律,日复一日。

在北京-第23天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北京孔庙———看那硕大稀疏的斗拱,看到实物那会儿,才明白当时中建课奶奶说话时的心情)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798艺术区)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在胡同里望见妙应寺白塔——尚在修缮)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国子监琉璃牌楼)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国家美术馆)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国家博物馆)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朝阳门)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央美美术馆)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798艺术区,佩斯北京)

       小学期结束了,作业着实太赶。也就是说,现在真真可以叫自己大三了。
       建筑认知实习的作业,我写了央美美术馆,在这就不多说了。至于美术实习,我就献丑放图上来吧。自己深谙其中众多不足之处。由于时间紧迫,质量也就只能这样了… …欢迎踊跃批评!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每天人最多的地铁站——西二旗)
 
       突然觉得太久没写,有太多想写的,一时间说不清要写些什么了。反而是随身的游记本,纪录的及时了。
       现在想来说说地铁。如同“看一个美术馆怎么样就看它的卫生间”一样,看一座城的人怎么生活就看它的交通方式。
       地铁站,每天都走过行色匆匆的人,有些人,每天像我一样有着固定的出行时间的,便总能遇见。从扶梯上向下看那反向流动的人群,真有种莫名的快感!规律、有秩序的直线型移动,无交错,纯反向,就像小时候听故事用的卡带一样。出门前,斟酌着路线和时间,也不像刚开始那样总是挤出一身的汗来。地铁里流动的风,是很舒服的。
       地铁站,各有各的特色。还是比较喜欢老的地铁站,虽不及新地铁站的明亮和宽敞,但实用功能还在,依然值得让人欣赏。忽而觉得,这样的感觉像是对于贝聿铭90多岁还能做飞机亲抵项目现场指导工作一样迷人。
       在地铁上的时间很长,我曾发微博称呼在地铁上的时间为“美好的时间段”。说起来,真是很不错的时光呢。观察着在北京生活着的人形形色色的生活状态,看他们的穿着,听他们的口音,看他们看的书还有游戏。当然,也有相当多时间可以闭目养神或者看书。在厦门的家中看《再会,老北京》远没有身在帝都看时来得身临其境。今晚回来,看到作者写张永和,真有种周末去亲眼见见本尊,还有非常建筑的工作环境,看看是不是真如作者写的那样。
       虽然已经坐过相当多的地铁了,但是有时候,我还是会走错方向。在车上睡着,从起点又坐回起点也是有经历过的事。那天大兴如同快速抢答一样的盘问我关于地铁的问题,我还真没法快速又准确的不经思考回答上来。我就是散布式的,整个城,东边去一下,西边去一下,没有对什么地方特别熟悉的。但是大兴就是从一个点出发,对这个点周边了如指掌,然后呈辐射状的向外扩散范围。
       在这里,除了早晚走过的小区里会有悠闲着遛狗遛猫的老人家之外,其余时间里见到的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在这里,自己想没事情做都不是很有可能,就连坐在路边听北京人说北京话都是一件极其有意思的事情。在地铁上,也不少和人聊天,虽然妈妈总是嘱咐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谈话的人,有回家路线几乎一模一样的在北大实习的小青年,有在五道口附近上班家住沙河的做景观设计的女生,有对我在车上看着的古建筑的书感兴趣的陌生人,有实在太挤从吐槽开始的谈话… …地铁简直就是社会的浓缩。有捡破烂的大妈忙着在下车前把一天捡的瓶子的气都放掉,有困得不行的销售员直接屁股坐在车厢内打盹,有穿着极其上档次脸上化着幽雅妆容的白领,有拿着大包小包来北京打拼操着浓重乡音的中年人,也有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小朋友… …
       还有还有,狂风暴雨时的地铁站,很是令人觉得惊心动魄!
       我就像个乡巴佬进城一样,写个地铁站都能写这么多。
       


在北京-第23天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清华主校门——这基本就是我现在下班时离开看到的景象了)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白日里的清华校园)
 
       每一次写“在北京”的日志,studio的感受总是不得不写的,这次也不例外。只是,和之前说的一样,时间隔得长了,感受堆叠的多了,一时间挑不出个主重之分来写。那就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
       似乎,每天离开前向头儿汇报一日的工作成果,成了例行公事。顺便的,把明日的工作任务也问清楚了。这是所谓的工作反馈么?把建筑认识和美术实习的作业上交后,中心开始有所便宜,放在studio上的份量变得多起来了。其实中间经历了很多的内心变化,也因此和父母商量过一些困惑。有时候,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明明是自己坚持要来的,遇到问题的时候,是自己摸索而不去问父母,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还是放下自己的面子,向拥有许多社会经验的父母请教?我曾犹豫过,就是在狂风暴雨的地铁站等车的时候。后来, 我还是向父母请教了。这样做,对自己会有什么缺陷吗?我相信,只要是虚心请教,长辈还是会无私的分享自己的经验给年轻人的。怕的是,年轻人不问,长辈也就不说了,问题就这么越积越多,恶性循环下去。有很多职场上的问题,就算我现在不问,等到2年后大五实习,我还是要遇到;等到3年后毕业,走上社会工作,我一样会遇到。早遇到,晚遇到,都是要遇到的,不如先遇到就先解决了吧。感慨,学校和工作,还是差别很大的。
       近来突然发现实习的众多好处,不仅仅能为将来择业提供参考,能为自己的专业学习提供建议,还能赤裸裸的使自己的问题暴露在自己面前。最明显的,就算一直从头儿那听到的“要准确”、“你在核一下”、“你的依据是什么”、“具体的是什么呢”这一些列关于准确度、精确度的要求。和学校做假命题的时候不一样,基地周边所有显示在规划图中的线条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实物,要做的设计也是最后会真真切切建起来的真实的建筑物。虽然还没到画施工图出错误,会误伤人命那么严重的地步,但是感觉差不多,准确度显得是那么重要。精确度的话,不管设计前期的策划还是设计中的方案推敲,还是画施工图阶段的设备位置安排,任何一个阶段都需要落实到实处。面对如此真实的项目,可真是一点也马虎不得。什么算面积没有必要,我可天天看着头儿在算呢;什么要选最棒的方案,我可是天天看着头儿接到新的规划要点,一次次把已经挺满意的方案又重新来过,而变得反而不如前一个完美了。永远没有最完美、最棒、最好的方案,只有最合适的方案。

        

       头儿吩咐的任务,虽然不是特别难,但是很少说得极其具体。如果不问清楚一点,就会存在任务交接上的问题,最后出现偏差。除了习惯性的在接到任务后问一切问题之外,也习惯了用自己的话复述一遍任务的内容,核对下理解有没有问题。这一点是多么多么重要的啊,就算不是在studio,在学校和同学一起做事情的时候也常常会用到呢。头儿曾说过一句挺重要的话,“遇到问题,要想办法解决啊!”工作中还是要有自己的思维在里面的,这本不是一个纯粹的照搬照做的职业,而是个需要超级频繁的交流和调整以及耐心和高参与度的工作。也许我现在说参与有点勉强,但我希望自己是真的参与进去的,是融入这个团队的,是正经历着大家都在经历的大事件中的。
       studio每周五都有的交流会,实在是让人从每周周六就开始期待。头儿想的说的很棒,我们现在接受信息的渠道多了,方便了,信息量大了,比他们以前的知识面宽了,但是深度却不够。每周的交流会能有个明确的话题,以此深入了解,算是补补缺乏的深度吧。最棒的在于每次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做完交流汇报后,头儿总会从交流的内容中引申出很多的东西,然后周末就跟着有很多新的东西可以看,有新的地方值得去,有新的人值得去了解。所以,周五、周六、周日,总是最令人兴奋的。
       上周王工讲幼儿园,头儿最后说了句话,大概是这样,不是因为设计儿设计,而是因为结构在那里,才能进行设计。不是凭空想想,天马行空的就神来一笔,而是有根据的,这不禁让我想到了斐澜还有培辉。

       其实最近的感觉不是很好,我一直在找状态。也是自己的心一直没放在这里,多少让人觉得不够上心吧。既然意识到了,就要改变改变。自己知道的,自己做的事情并不像周围的人做的事情,并不是当天就能有确切的结束和成果,可以让人明眼看到工作量的。那么,对此就要加强信息的反馈,让人知道自己把工作做到了什么程度,一天时间里都做了些什么,给出能够表达自己工作成果的视觉表达形式,传递出工作量大概的信息。我劝自己,一定一定要静下心来,一点不马虎的,有耐心的做这琐碎又隐藏着巨大工作量的事情。我能看到自己做的工作对整体的影响在哪里,有多大,因此我会有源源不断的动力做下去。
       每个人做的事情不一样,在做事情的时候得到的启发和收获肯定也就不尽相同。就像大兴在模型制作上的收获一定比我多得多的多。不要吃着自己碗里的,还看着别人碗里的,真真如此。



在北京-第23天(未完待续!) - aid. - 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我现在,
感受到一种感受,
却不知怎么和人述说。

这感受,
随着时间推移,
越来越让人难受。

这是种感受,
没有谁人能懂,
只有天边那遥远的月亮能懂,
只有湖旁那寂静的柳条能懂。

原来这感受,
叫做乡愁。

若我是个诗人,
就能写下诗句让他人读懂;
若我是个作曲家,
就能谱下旋律让诗人哼颂。

那熟悉的大海,
那熟悉的乡音,
还有那亲爱的父母,
我的朋友们,
现在伸手,
已经无法触摸。

原来这感受,
叫做乡愁。


       一个人走夜路,开始会自己唱歌给自己听。唱着唱着,有一天晚上,突然唱起了《爱拼才会赢》,就这么一路反复地唱,唱足了我走路的20分钟。然后莫名的,随口哼起了小调,自己随意填进了词,回来记在了本子上,也就是上面这段。
       我明白,我只是来帝都最多两个月,我只是来这儿短暂的实习和旅游,我不是真的来这里开始我后半生的人生打拼,也不是真的离开父母漂泊在外。但是父母的言语,还有住的小区看门的大爷看到我后讲起的自己在外打拼的女儿的故事,自然地让我生出这样的感情来。母亲问,“有没想过暑假在家里过?”我记得,暑假里,这样的话,曾将是长这样的:“怎么整天宅在家里呢!”近了嫌烦,远了却又想念。很难想象,我要是真毕业了在外地工作,父母真长期见不到我,他们会怎么样?更想不到,自己嫁人,身为他人妇和他人儿后,父母会怎么样?曾经觉得有事没事父母就问自己过得怎么样,昨天问的和今天问的一模一样,挺烦人的。但现在却觉得父母的挂念,是发自内心的担忧和想念。我现在又何尝不是呢。一句简单的平安问候,一句简单的及时回复,都会让父母开心和暖心,让他们觉得我还在他们身边,从没离开过。虽然空间可以使身体相隔千里,但情是隔不开的,只要心在。也慢慢的能体会过去远在外地工作的父亲,每每不景气无法回家电话那头的伤心语调,和要回家时电话那头兴奋的声音了。
       为什么不就此把自己当作是一个真的北漂的人呢?没有了身后安全保险的后盾保障,只能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地向前,没有父母的庇佑让自己心存侥幸和退缩,只能自己为了自己而努力。没有了那么多安全,一切有如背水一战,得来的感受深千百倍。
       我努力不把自己在这里遇到的不如意和落差感和父母说,有些事情就该我自己去面对,需要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和排解。我想让他们知道,我会为自己的决定和选择付出努力,做出改变,而不是说说而已。从没这么强烈的想要证明些什么给父母看。在还没有完全取得经济独立之前,我需要他们的支持和鼓励,也需要自己的坚持和脚踏实地,实事求是。虽然现在距离你们的期望和自己的理想很远很远,但不至于完全一点儿也看不见。父亲说的,“管他那么多,做就是了!要对自己有信心。”



       最后,还好和你一起来了。 越是美丽的我越不可碰。
       晚安。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