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st do it.

zl

 
 
 

日志

 
 

[杂] 2016.11.08  

2016-11-08 01:57:04|  分类: 青年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一直在被一些关于“传统”、“中西”之类的东西困惑着。
      因近日又翻到小学时期第一次在外学画的图,突然觉得思绪在脑子里冲击,就来回忆下自己的学画史。


      还记得当时是作为堂妹的陪伴着凑人数去学的画画。说是学画画,说白了就是学素描。我记得我去之前那个晚上,我躺在被窝里,脑子里一直在想象着明日上老师家里学画画的场景。好奇着,学什么样的画?怎么画?老师画得咋样?后来去了,发现客厅有人画石膏像写生,阳台上有人拿炭笔写生窗外居民楼,储藏室里有老人家在临摹石膏几何体。这传说中的画室,也是不大的空间。想这,当时对画画没多大的概念,也不懂什么流派风格,只知道是拿着能出色的杆子在能上色的地方涂涂。学着学着,就发现规则还挺多,又是透视,又是明暗的,严肃得很。看老师家里书架上的图画册子,感慨,居然能画得像照片一样写实。一下感觉,这些规则似乎能让自己有了一种认识这个世界上一切物体的方法。
      初中后,搬来现在住的地方,记得父亲拿“八骏图”和“松鹤迎客图”布置卧室和客厅。我记得家父当时是对着这俩画作滔滔不绝地讲了许久,感慨如何如何好,提了齐白石,提了徐悲鸿。可惜素描先入为主了,那个时候,我就总拿着素描看世界的世界的方式去看这俩图。发现这世界原来不只一个模样。
      高中基本就没怎么画,毕竟面对高考独木桥,课业压力是那么的重。也就是偶尔出出黑板报,看看同桌画画漫画小人儿。这又是另外的一种图面感。恐怕画得多的也就是高一的时候的美术课,选了毛笔,学者写了几笔毛笔字,也学了一点儿国画配景的画法。终由于课时次数短少,并没能有什么深入的接触。只是觉得,国画的笔墨气韵和素描的写实完全是不一样的,很不一样。但那时,也说不上比较喜欢那一种。毕竟,素描算起来,已经比国画早渗入大脑和体内许多年。
      高中毕业,填了建筑学的志愿,怕开学考美术,和一同学屁颠屁颠又去报了个素描班。一个劲儿的练线条,练石膏几何体,练实景速写写生。似乎,一切都按照着写实的标准在训练,透视要准,明暗要对,体量感要有。就这样一直到了大学,美术课还是如此这般,以素描为学画基础,然后展开水彩、水粉、彩铅、钢笔画等等诸多课程。上课的老师也多是西画出身,油画或者漆画。


      这样回想起来,我好像就是这样,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受了20来年的西画教育。我连看东西的思维和方式也基本是按着西方画的那种方式在走。越这么看,越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我那天在火车中铺,早晨醒来,就趴在床上看窗外秀丽的福建山水田间。我既喜欢看着农民扛着出头挑着担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又喜欢看着远处一层又一层连绵起伏的山;又或者是突然离某座山特别近,就贴近窗玻璃仰着头看这山有多高,却总也望不到顶。我那视线,就在这眼前的世界到处游走,哪哪我都感兴趣,都想看一眼。而且,越这么看着,觉着越像文人的山水画。看一眼田间的人,再看一眼远处的山,人简直太渺小了。还有那房子,也一样,除非离窗户特别近的比较大。就像那山水画里头,在高大深远的山间不经意间看到一个小小的茅屋,有个人牵着匹马,看着远处的山峦。但是下了车,回到市中心,那感觉就很压抑很压抑,就算是这个我生活了这么久的家乡。压抑来源于那种尺度感,城市的人、车、植物、建筑,总觉得有地方看起来不协调。反正肯定不是自然里的那种尺度感,城市就是觉得这尺度不舒服。
      画画也是,一直在画室里对着石膏画画,或者是对着图册临摹,那终究是没有真实感受的。还有那种教授画画的课程,教授一些画法、笔法技巧是必要的。但是总不能写生的时候还时时刻刻地用着那些死板地套路吧——这个问题我在写生的时候老是会自己问自己。会遇到一些实景,那些事物不是学过的既有笔法和表达方式所能表达的,那是不是就要因地因景实际创造出一种新的画法,一种新笔触,一种新线条。人云:“师法自然,中得心源。”无论画什么,还是都得要根据自己得感受和思绪来下笔啊,也是要多多走到自然中去感受啊。突然就这么地,感觉自己之前学的画都学偏了哎。别说什么中西合璧,至今就没一样精的,甚是浮躁。


      最近回头再看看曾经父亲吹捧的徐悲鸿,也是越看越觉得怪怪的,似乎那画里用着墨却透着素描的底子。主要是那种看世界的方式,让我觉得怪怪的。还有,最近在社交平台上总能看到一些用水墨去画写实人物或者风景的画,乍一看标新立异的感觉,但实在经不起琢磨。
      我就这么地老想起做作品集的时候有人和我说,“让外国人看的图,不要让人家去想象,你要把所有的内容都画出来。”这和素描的写实简直如出一辙啊。但是国画,我觉得想象就很妙,留白就很妙。你看那云雾缭绕的山间,突然有个半个身子的小人,你就开始想象啊,那云下面是什么?到底是一棵树,还是一个石台?又或者是座山的山顶?或者是房子的屋顶?这样一来,是什么都变成了可能,想象简直就是意味着无限种可能嘛。
      类似的就是曾经去过的苏州园林了,好像哪哪都可看,哪哪都有景,眼睛就在园子里滴溜溜地转,脚也跟着眼睛这走走那走走。常常是看到某个地方站着个人,就好奇这地方是怎么上去的;又或者是闻到墙头后面飘来的一阵花香,就想知道墙后是什么景象,究竟是种了什么植物。在园林里,是能够感受到那种自然的美感的。在拙政园看着花瓣飘落到水面上泛起波纹,波纹下又有鱼儿穿行其中;又或者是在艺圃,看到园子之前的那段小路上,有点缀在白墙上的鲜花... ...想想就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
      再看看之前自己做过的设计,简直越来越看不下去了。说是造园吧,传承中华传统园林文化什么的,实在没有看到精髓哎。再看看一些至今有名的建筑大师们的造园形式的建筑,有些以前觉的好的,现在换一种方式去看就觉得越看越怪了。我相信,不只我一个人有过这种经历和感受:建筑设计好了,那这块空地拿来做园子吧,这里种树,这里再挖个水塘。又或者是下面这样的经历:哎呀,建筑好丑,没什么氛围,那种个树吧,哎呀,种完树突然觉得气氛好棒啊。传统园林的“虽为人做,宛自天开”也不是一味地写实模仿自然山水,也和中国画一样在写意,也根据不同造园者对世界的不同认知而有不同的造园手法。
      现在纯粹是抄写模仿传统元素的设计实在太多了,我自己也做过,很多建筑大师也做过。我个人认为,总结起来可以分成三种境界:
      第一层,建筑是建筑,景观是景观,非黑既白。看看西方大别墅的庭院和建筑就知道什么样了...
      第二层,建筑和景观有所融合,但建筑需要景观来提升整体氛围。你把藤本壮介或贝聿铭的某些建筑里的植物全部去掉试试...
      第三层,建筑本身就是景观,无需草木映衬。看看王澍的房子...


      还是要多读书,多积累文化涵养啊。此外,做不出好设计,除了书读得不够多,还一个是对生活的感知不够啊。最好的创作那都是生活给予的灵感。得看书,也得生活,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